深圳市重點新聞門戶網站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國深圳網
正在加載數據...
當前位置:中國深圳網> 財經> 產業經濟>正文內容
  • 中民投棄子上置集團
  • 2019年06月13日來源:觀點地產網

提要:賣子籌錢,壯士斷腕,早已在今年的地產圈屢見不鮮,受到還款考驗的泰禾拉來了老鄉世茂,“活下去”成了今年的主旋律。對于中民投,同樣如此。有著中民投身影的陽光城、億達中國、上置集團,均因受到中民投債務違約影響,而這一單交易的兩位主角就是由中民投入股的陽光城,與中民投控股的上置集團。對于執棋的中民投來說,棄車保帥是時局的關鍵。如何棄,誰來接都是中民投需要考量的問題。

賣子籌錢,壯士斷腕,早已在今年的地產圈屢見不鮮,受到還款考驗的泰禾拉來了老鄉世茂,“活下去”成了今年的主旋律。

對于中民投,同樣如此。

有著中民投身影的陽光城、億達中國、上置集團,均因受到中民投債務違約影響,而這一單交易的兩位主角就是由中民投入股的陽光城,與中民投控股的上置集團。

對于執棋的中民投來說,棄車保帥是時局的關鍵。如何棄,誰來接都是中民投需要考量的問題。

上置“變現”

6月12日,上置集團發布公告稱,擬向陽光城出售遼寧沈陽項目公司100%股權,交易總對價12.85億元,其中11.5億元為項目股權對價,1.35億元為償還項目公司相應的股東借款。上置集團預計將錄得收益1.93億元。

資料顯示,上置集團的控股股東為中民投,同時中民投與陽光城雙方交叉持股。截至2019年3月31號,中民投旗下子公司上海嘉聞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仍持有陽光城18.04%的股份,僅次于第一大股東福建陽光集團有限公司的18.05%。

雖然在2月26日,陽光城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發布公告稱,中民投轉讓所持陽光城18.04%半數股份,但目前并未發生實質變更。

多方的關聯交易就此達成,在中民投成立之初董文標拉來的資本圈中數位大佬,退出的退出,觀望的觀望,但林騰蛟的陽光城,決定出手拉一把,各取所需,缺地的拿地,缺錢的拿錢。

資料顯示,項目公司于2007年8月3日獲取沈陽雅賓利花園項目所在地塊,面積約15.85萬平方米。

目前,該項目占地面積約8.41萬平米,1期、2期A、2期B及3期A的開發已竣工,總計容面積約33.85萬平米。在2018年,該項目已簽署一份成交額約1.14億元以及合約面積約7318平米的銷售合約。

這筆交易之于陽光城的意義更多在于有了新的項目以作銷售,但對于上置集團來說,在中民投從內外交困中由中民投完全接手后,作為一個地產上市平臺,角色定位一直并不明朗。

從另一筆交易中,也能看出上置集團的地位。5月31日,上置集團公告宣布出讓旗下潤斯投資有限公司共51.1%的股份及相關貸款,總對價約為3175.9萬英鎊,約合3.18億港元。

項目公司間接持有英國倫敦兩項商辦物業的全部實益權益,上置集團擬將所得款項凈額用于其他房產開發項目及償還公司未償還的股東貸款。

從資金的利用上,便可窺視其端倪,償債成了每一筆出售最核心的思想。雖然收縮業務,轉型成了上置集團近年來的關鍵,“融投管退”更是其一直標榜的理念,但它的業績也一直不溫不火。

據觀點地產新媒體查閱2018年度報告披露,期內,上置集團收入凈額約為15.51億元,同比下降約4%;股東應占利潤約為1.14億元,同比下降83.6%。

各項數據均有下滑,雖然有經濟與市場因素在里面,在與整個地產圈高速發展的形勢下,大幅后退的上置集團,彰顯的是中民投在房地產企業管理中的混亂與無力。

中民投無奈“瘦身”

倫敦項目的退出并不讓市場意外,對于陷入債務危機的中民投,收縮戰線才是重點,境外投資與房地產業務均被中民投視為可出售業務。

一擲千金的董家渡地塊被迫出讓,正式拉開了中民投剝離資產的序幕。

在2015年開工之時,中民投在地產圈的野心,人盡皆知;在2019年退出之時,中民投的無奈,也盡收眼底。

中民投在1月末的30億債務違約,則把中民投身上的窟窿徹底暴露在了世人面前。

從“三年回本”到綠地接盤,董家渡的光輝歷史也是中民投的發展史。這一家從一出生便含著金湯匙的中民投,什么項目都想涉獵,航空、資管、醫療等一系列都是他的選擇,房地產這個在中國舉足輕重的產業,也是他的目標。

入股陽光城、控股億達中國、控股上置集團這一系列眼花繚亂的操作是董文標給地產圈留下的印象。

有業內人士表示,億達中國與上置集團兩個上市平臺對于中民投來說,都處于“想做好,但沒想好怎么做,不如就擱置在那里”的情況。現在,在資金困難后,房地產開發業務便會更加艱巨,從拿地到開發,都需要巨量的資金為其后盾。

而中民投在2月末公告出售了陽光城所持股份的一半股權后,也昭示了房地產業務資產包的命運。他們對于現在的中民投來說就是一張張“代金券”,被出售是他們最有可能的結局。



責任編輯:嚴珣文
文章排行榜
坦克世界战斗力